公告:
文史资料

文史资料

当前位置 > 文史资料

回忆我的父亲张灵甫的抗战生涯

张灵甫.jpg

(张灵甫(1903年8月20日—1947年5月16日),又名宗灵,字灵甫,又字钟麟。男,汉族,陕西省长安县人(现西安市长安区)。生于长安县东大乡东大村。国民革命军高级将领,中将军衔,抗日名将。1947年5月16日于孟良崮战役中战死,时年44岁。)

    中国近代史是中华民族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史,是求存图强的奋斗史。列强瓜分中国,日本是最卑劣、最狡猾、最凶残的一个。他侵略的时间最长,造成的灾难最深。早在我国明朝时,日本就制定了灭亡朝鲜和中国的计划,企图将日本的首都迁到北京。明治维新后国力增强,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。1874年日本占领了我国的台湾,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,中国战败,北洋海军覆没,日军旅顺屠城,血流成河。1895年《马关条约》割走了我国的台湾和澎湖列岛,索赔两亿三千万两白银,相当日本当年财政收入的4.5倍。1900年以日本为首的八国联军打入北京,杀人放火,镇压义和团,掠夺中华珍宝文物,抢窃和索要的白银合计九亿八千万两。1914年日本入侵我国山东。1915年向袁世凯提出灭亡中国的21条。1927年日本派兵阻止国民革命军北伐。1928年日本制造济南惨案,焚杀官民1万7千多人。1931年日本又制造了震惊中外的“9 • 18事变”,抢占了我国东北一百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肥沃国土。1937年7月7日“卢沟桥事变”爆发,日本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。在这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,中国共产党发表了《八一宣言》,和平解决了西安事变,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,组成了坚不可摧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,开创了全民族抗战的新局面。英雄的中国人民,地不分南北,人不分老幼,战场不分前后,同日寇展开了拼死的斗争,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我的父亲张灵甫,生于1903年,他的青少年时代,正是处在军阀割据、列强入侵、民不聊生的年代,他酷爱历史文学,仰慕岳武穆、文天祥、史可法之正气、喜读辛稼轩、陆放翁的爱国诗篇。他对满清政府的腐败、对列强瓜分中国恶行痛恨至极,曾在长安中学的演讲会上慷慨陈词“列强入侵,男儿当手挽狂澜,抵柱中流,措国家于磐石之安,登斯民于衽席之上。”中学毕业,他考取北京大学历史系,积极参与学生运动,但深感软弱无力,愤而投笔从戎,考入黄埔四期,参加了东征和北伐战争。“8 •13”松沪抗战爆发,日寇大举进攻,国土沦丧,我父要求奔赴战场,与敌决一死战,上级调他到74军51师305团任团长。他给我伯父张秀甫的信中这样写道:“此次对日作战,为囯家民族争生存,兵凶战危,生死难卜,家人当认我已死,决勿以我尚生。予果死,堂上双亲,请兄奉养,膝下诸子望兄抚教,吾妻守嫁,听其自然。”在给我母亲的信中说:“国难当头,匹夫有责,无暇顾家,全当已死,请妻见谅。”并叮嘱我母亲要学孟母三迁,精心育子,要学岳母刺字,教孩子从小爱国。

305团是新组编的部队,大部分战士都是未经训练就走向战场的爱国热血青年,我父亲在动员讲话中说:“作战时须步步求生,而存心必时时可死,盖有光荣战死之决心,乃能作绝处逢生之奋斗。”在嘉定与日军久留米师团的鏖战中,面对武器精良的日寇蜂拥攻击时,我父甩掉上身的军服,抱着机枪跳出战壕,身先士卒,带领100多名敢死队员,迎头痛击日寇,多次打退敌人的疯狂反扑,打死日军800多人。战斗中我父左臂受伤,仍裹伤力战,左右劝其渡江就医,他坚决不肯。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松沪抗战中,305团伤亡惨重,战死军官3人,士兵百人,但士气更加旺盛,个个奋勇杀敌。

1938年春,51师于南京突围后,驻守荆门,我父亲伤病未好,骨瘦如柴。4月高安之役,战况极为惨烈,我父备棺三副,一给自己,两个分给部属,表示要与敌死拼。大战数月破敌福井、池田两个联队。5月参加徐州会战,305团守砀山,攻击大小毛姑砦、水口等重要据点,我父奋勇当先,一鼓作气,进逼三义砦,斩获甚众,受到嘉奖。9月在武汉会战中,日军第11军在司令冈村宁次的指挥下,派106师团大举进攻德安,我父率51师153旅奉命攻占张古山、长岭等军事要地,敌人大炮轰鸣,飞机轮番轰炸,我父镇定自若,在动员讲话时说:“张古山、长岭为日军106师团的核心阵地,地形险要,工事坚固, 敌必凭天险固守,本旅奉命攻击,势在必得,望诸君共勉。”官兵听后,士气大振,同仇敌忾。仰攻张古山,我军伤亡很大,难以取胜,我父仿效《三国演义》中魏国大将邓艾偷渡阴平进攻西蜀的经验,挑选精兵干将,组成突击队,亲自挂帅,出奇兵,从山后绝壁处攀藤附葛,从人烟罕至的崎岖峡谷偷袭,配合正面仰攻夹击日军,血战5昼夜,白刃格斗,阵地得而复失,失而复得,反复拉锯,张古山顶,尸山血海,我父身中七块弹片,血流不止,仍坚持指挥战斗,歼敌一个联队,击毙日军4000多人,最终牢牢的占领了张古山,使74军和友军正面获得了万家岭大捷,德安之役大获全胜。《中央日报》、《申报》、《大公报》报道后,全国军民共奋,又一次打破了“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”,大长了中囯军民的志气,大灭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威风。此役我父荣获了国民政府颁发的云麾勋章和宝鼎勋章,全旅官兵受奖。叶挺将军在评价万家岭战役时说:“万家岭大捷,挽洪都于垂危,作江汉之保障,并与平型关、台儿庄鼎足而三,盛名当垂不朽。”田汉用真人真名编写了《德安大捷》的话剧,慰问演出,战士们深受鼓舞。共产党员任光和田汉还为74军谱写了《七十四军抗曰战歌》“起来!兄弟们,是时候了。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!他,占领我们的国土,他,残杀我们妇女儿童!我们知耻,我们负重,我们是国家的武力,我们是民族的先锋!我们在战斗中成长,我们在炮火里相从。我们死守过罗店,保卫过首都,驰救过徐海,大战过兰封!南浔线显精忠,张古山血染红。我们是国家的武力,民族的先锋!起来,弟兄们,是时候了。踏着先烈的血迹,瞄准敌人的心胸,我们愈战愈奋,愈杀愈勇。抗战必定胜利!杀!建国必定成功!杀!”。1938年11月下旬,74军调长沙休整,当时正值长沙大火,烟雾弥漫,一片废墟。我父率153旅官兵帮助老百姓在瓦砾中重建家园,并以军纪严明,秋毫无犯,受到当地群众的好评。

我的父亲非常关爱他的战士,经常用自己的薪水,改善战士的生活,帮助解决战士家中的困难。在部队休整训练中,他每天都下团营视察,要求十分严格。在训话时说:“我们和日本鬼子作战既要斗勇、又要斗智,我们要加强军训,提高战术水平,只有训练有素,勇敢善战的部队,才能击败倭寇。”父亲勤治兵学,精研历史,善于总结作战经验,曾著有《遭遇战研究》、《山地作战之研究》、《日军作战心理分析》、《在劣势装备上如何实施河川战》、《伪装要领及吴起评论》、《拿破仑日记读后感》、《我之带兵经验》等。

1939年,74军入赣,参加反攻南昌的战斗,我父在与日军激战中,右腿骨被炸断,送往桂林治伤,医生根据伤情说: “只有锯腿方能保命”。我父再三劝说:“不能锯,锯了怎能再上战场!”后蒋介石派飞机将他送往香港,在玛丽医院得到英国著名外科专家克雷斯特尔的救治。手术后不久,报上刊登“战时军人不宜出国养病的规定”,父亲看后,要求立即出院回归部队。院长和医护人员再三挽留:“伤势甚重,出院极为不利,定落跛残。”我父曰: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死且不辞,一腿何惜!”决心已定,医院上下为之感动,开大会欢送并开祈祷会为他祝福。返前线后,由于条件差,得不到好的治疗,加之辗转迁延,终跛一腿,他自称“跛叟”,人称他“跛腿将军”。

1940年3月中旬,王耀武军长命我父死守上高,此役日军以三个师团之众,又配备骑兵炮兵各一联队,加上飞行第三团出动150架飞机轮番轰炸攻击。我父临危不惧,命战士设陷井、埋地雷、挖壕沟、组织机枪火力封锁,开展白刃格斗。多次肉搏,杀得敌人胆战心惊。经过对敌情深入分析,我父对军长说:“守则必死,攻可得生,伺敌军累攻不下,趁其疲惫出击,必能取胜。”军长嘉许。战至25日深夜,时机到,我父率58师配合74军其他部队发起全线总攻,果败敌军。此役共毙伤日军15000佘人,日军34师团团长岩勇少将和联队长滨田大佐被击毙。74军荣获“抗日铁军”之誉。当时任参谋总长的何应钦称这是对日作战以来最精彩之战,74军全军受奖。

1941年,我父率58师参加二次长沙会战,与敌苦战于永安市、春华山,在浏阳河北岸,击溃敌军,二次长沙大捷。1942年58师参加第3次长沙会战,扼敌西犯。1943年58师参加鄂西会战,迫敌放弃宜都。之后,58师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,与敌肉搏,解了常德之围,促成湘西大捷。1944年日军不甘心常德之惨败,倾华中日军主力,再次进犯长沙。我父亲在动员讲话时说:“以最后一滴血,守最后一寸土!”此役日军穷凶极恶,公然施放毒气,58师深受伤害,但活着的人都用各种方式与敌死拼,血战8昼夜,直到援军至,宁乡城牢牢得守。紧接着58师西进,与日军血战,攻下金兰市、 鸡窝山,保卫了韶阳,因累建奇功,我父被誉为“模范军人”,并以长衡会战和湘西会战有功,获忠勤勋章及美国金质自由奖章。1945年日寇投降,我父在衡阳接收日军68师投降,后奉命拱卫首都南京。

我的父亲是千百万抗日战士中的一个,是无数抗日勇士之一员。八年抗战,我父和他率领的部队与日寇血战到底, 伤痕累累,战功赫赫,但他们居功不骄,遇难不退,舍生忘死,奋勇杀敌,雪国耻、报国仇,74军在战场上打得日军丟盔弃甲,闻风丧胆,日本人称:“74军是支那第一恐怖军”。74军的抗战史,充分说明了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,是一个不可欺辱的民族,是一个团结的民族,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民族。

作者:张居礼   如需转载、使用,请联系作者本人或民革西安市委员会以获得授权。联系方式见本网站首页


    版权所有:民革西安市委员会  陕ICP备09017981号-1 技术支持:陕西万博

    电话:029-87277051 传真:029-87277051 邮编:710004 地址:西安市西新街22号

    COPYRIGHT 2007-2021 xaminge ALL RIGHTS RESERVED   统一信用代码证:1161010001335348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