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
文史资料

文史资料

当前位置 > 文史资料

回忆家父孙蔚如

800.jpg

孙蔚如

孙蔚如(1896-1979)曾任国民党六届中央执行委员,陕西省主席,他本是杨虎城的两大心腹将领之一。西安事变后,冯钦哉随蒋,杨虎城出国,他就成为陕军的主帅。是抗战时的第四集团军司令,以坚守中条山出名,被称为“中条山铁柱子”,最后官至第六战区上将司令长官。获抗战青天白日勋章,美国二战金质自由勋章,首批抗战胜利勋章。1945年12月,他任武汉行营副主任。1946年,他任武汉行辕副主任。1948年8月,他任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。1979年7月27日,孙蔚如逝世。)

七十年前,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,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统一战线旗帜下,凝聚全民力量同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进行了一场波澜壮阔、气壮山河的人民战争。中华儿女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,各民族、各阶级、各党派、各阶层、各团体、同仇敌忾,共赴国难。广大港澳同胞、台湾同胞、海外华人,与祖国同命运,共呼吸。在空前惨烈的抗日战争中,中国军民前赴后继,浴血奋战,以血肉之驱捍卫祖国的钢铁长城,以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,谱写了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壮丽史诗,在中华民族历史上,书写了光辉一页。

1931年“九一八事变”爆发,日本侵略者的魔爪伸向中国,占领了东三省,将局部侵华战争逐步向全面侵华战争推进。

1936年12月12日,张学良、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“西安事变”。中共中央应张、杨两将军邀请, 派周恩来、叶剑英组成的代表团到西安,贯彻执行党中央毛主席关于和平解决“西安事变”的方针。“西安事变”的和平解决,为推动国共两党实现第二次合作,促成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起到了决定性作用,揭开了全面抗战的新篇章。在中国革命史上,具有伟大的里程碑的意义。

“西安事变”中,孙蔚如将军担任西安警备司令、抗日援绥第一军团军团长、军事顾问召集人,还负责处理“西安事变”善后事宜。

家父孙蔚如出生于中华民族濒临危亡的清末1896年。受儒家思想教育,披览新书,接受了“民族、民权、民生”三民主义, 憧憬“民族独立”、“民主政治”、“民生幸福”的美好未来。1911年10月20日,他参加了陕西革命军攻打西安城内旗军的战斗,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血与火的洗礼。1916年加入中华革命党,1917年加入“陕西靖国军”,历任连长、营长,参加了护法战争,初立战功。陕西靖国军分化后,他毅然转入到坚持革命旗帜的杨虎城部,二人相见,促膝长谈,意气相投,义结金兰,誓同患难,从此开始了惊心动魄的新的战斗里程。

1936年,日军已从东、西、北三面包围了北平,平津危在旦夕。为打通卢沟桥这一军事要道,1937年7月7日深夜,日军借口寻找演习失踪士兵,制造“七七事变”,强行攻进宛平城,遭我29军坚决抵抗,拉开了全民抗战的序幕。

“西安事变”后,杨虎城被迫出国考察,十七路军改编为 38军,孙蔚如任陕西省省主席,38军军长。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军攻占了平津,又沿平津、平汉、正太三路进攻华北。孙蔚如即派段象武副军长,率赵寿山、许权中、李振西等部开赴华北战场,参加了保定、娘子关、忻口等战役,和日军正面作战。1937年11月8日,日军攻占太原,1938年2月28日,日军攻占临汾,3月5日攻占了运城,3月6日攻占永济,3月7日攻占了风陵渡。此时的八百里秦川,从禹门口到风陵渡二百多里河谷一线,完全暴露于日本鬼子铁蹄之下。日寇垂涎三尺,气焰十分嚣张,扬言炸平西安,陕西形势万分危急。陕甘地区人心惶惶。危难之时,孙蔚如在西安各界集会上,以“西北国防与抗战”为题演讲,引证中华民族抗击外敌的众多史料,力主坚守黄河,阻敌西犯。坚定表示,身为省主席,绝不生离西安,誓与故土人民共存亡。随后辞去省主席,率31军团(含赵寿山38军、李家钰47军、李兴中96军等部,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),东渡黄河,开赴抗日前线。

在山西中条山近三年的日子里,条件十分艰苦,部队装备落后,缺衣少药,战事吃紧,几乎天天有战斗,大会战、大战役就有11次。在山西人民全力支援下,部队官兵上下一致,不怕牺牲,奋勇杀敌,以伤亡两万多的生命代价,保卫了中条山,保卫了黄河,保卫了陕西乃至大西北。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。血战永济中牺牲的杨震发团长,血洒蒲州城的营长邓岗,六六战役中壮士跳黄河。在逆袭西姚温战斗中,教导营三营长张希文率部坚守阵地几昼夜,与日军殊死拼斗,撕杀、肉博,三百余官兵壮烈牺牲,奉献了三秦子弟兵的赤胆忠心。悲壮之举震撼了中条山,震撼了中华大地。当时“西安易俗社”还编演了“血战永济”秦腔戏,歌颂英雄。日军补充新兵19次,都未攻下中条山,痛称中条山是其侵华华北战场上的“盲肠炎”。山西、陕西人民称第四集团军是“中条山的铁柱子”。事过多年,山西人民搜集了烈士遗骨,为烈士树碑立传。为此,孙蔚如将军曾撰文写道:“抗战持久者胜,上下同欲者胜,遇敌勇者胜,兵附于民者胜”。

1945年9月18日,在武汉中山公园受降堂,时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兼任武汉战区受降主官孙蔚如上将,对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冈布直三郞大将,下达了受降要求和步骤的命令。解除日军武装20余万人,接收工厂、仓库300余个,编遣伪军9万余人。孙蔚如文中感慨:“武汉革命首义之区,今于沦陷七年后,在一片胜利欢迎中回到光荣重镇。回想一个世纪来的国耻,五十年来的革命历史,八年抗战的记录,益觉得今天胜利的可贵”。

八年抗日战争的岁月时里,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,伤亡约3500万。日军伤亡195万,其中138万(约占总数75%)是在抗日中国战场上。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,已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要组成部分,是东方的主战场,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,为保卫世界和平,做出了伟大的历史性的贡献。1945年世界联合国成立,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。

1946年9月,38军获得新生——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在邯鄣成立,党中央和毛主席给予这支部队高度评价:“原杨虎城部38军是我党统一战线工作的一个典范,三十八军及其前身十七路军以其不断进步的表现和巨大的牺牲,在现代中国历史上树立了光辉的形象”。

家父孙蔚如曾携家人住杭州、上海,摆脱监视、跟踪,拒绝去台湾。在地下党的帮助下到了北京,迎来了新中国诞生。他历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、陕西省副省长,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,民革中央常委,民革陕西省主委等,1979年7月27日逝世。

孙蔚如的一生是与国家同命运,与民族共患难的一生。他自述一生经验:一是服膺孙中山先生遗教,二是接受共产党的领导。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不断进步的革命精神是他的骨气,是他留给子孙后代最宝贵的财富。他常讲述“修身”、“齐家”、“治国”、“安邦”的道理,要我们立大志,做公仆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要我们珍惜一粥一饭,不能暴殄天物。要堂堂正正做人,认认真真做事。他的谆谆教导,使我们立身处世,终生受益。

    抗日战争已远离我们半个多世纪。七十年后的今天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今天我们满怀深情,缅怀抗日战争牺牲遇难的英烈和同胞,缅怀长眠于中条山下的三秦儿女。今天我们满怀豪情,紧密团结在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周围,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,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万众同心,努力奋斗!

(作者:孙存汉  如需转载、使用,请联系作者本人或民革西安市委员会以获得授权。联系方式见本网站首页)

 

    版权所有:民革西安市委员会  陕ICP备09017981号-1 技术支持:陕西万博

    电话:029-87277051 传真:029-87277051 邮编:710004 地址:西安市西新街22号

    COPYRIGHT 2007-2021 xaminge ALL RIGHTS RESERVED   统一信用代码证:116101000133534891